妙佑医疗国际的方法

手术室里的医生

妙佑医疗国际经验丰富的医生进行乳腺癌手术。

妙佑医疗国际经过专业培训的乳腺癌外科医生组成了协调一致的手术团队,利用最新的技术,为乳腺癌患者和未来病情发展风险较高的患者提供全面护理。

妙佑医疗国际医护团队

选择妙佑医疗国际进行乳腺癌手术的乳腺癌患者在这里会找到经验非常丰富的外科医生,他们会向患者提供专业的医疗护理。乳腺癌外科医生与其他专家紧密合作,创建个性化的治疗方法,以为您提供全人护理。

您的治疗团队可能包括:

您的约诊将得到协调安排,以便您可以在几天之内仔细考虑您的选择并与各类专家会面。如果您选择手术作为初始治疗方法,则会尽可能及时安排手术时间,以避免漫长的等待时间。

外科医生正在给一位患者看诊

在妙佑医疗国际,外科医生可能为乳腺癌患者提供体贴的护理。

全球一流外科医生的专业护理

妙佑医疗国际乳腺癌外科医生训练有素,经验丰富:

  • 每年有 9,500 多人需要进行乳腺癌治疗
  • 每年有近 1,500 人接受乳腺癌手术

研究表明,在治疗许多乳腺癌病例的医疗中心接受乳腺癌治疗的人比在治疗频率较低的医疗中心接受治疗的人有更好的结果。

乳腺癌外科医生利用他们接受的广泛培训,采用最新外科技术为以下患者提供专业护理:

手术室里的外科医生

妙佑医疗国际的乳腺癌外科医生使用最新的手术技术。

先进的外科手术技术

妙佑医疗国际的乳腺癌外科医生接受过肿块切除乳房切除术的最新手术和技术培训,包括:

  • 保留乳头乳房切除术,以预防和治疗癌症
  • 术中乳房影像学检查,确保用于重建乳房的皮肤存活并降低皮肤并发症的风险(术中乳房血管造影术)
  • 术中乳腺肿瘤评估,利用术中病理和冰冻切片分析等技术,确保所有肿瘤都被切除,并减少额外手术的需要
  • 在适当情况下使用即时植入物重建等手术技术进行的即时乳房重建(有时称为“当日乳房手术”),以及使用多余的乳房皮肤和脂肪组织进行的重建(有时称为“Goldilocks 乳房切除术”)或全脂肪移植术
  • 使用植入物和自体组织(皮瓣手术)进行的各种乳房重建,包括保留肌肉组织、技术要求较高的显微外科手术,如腹壁下动脉穿支(DIEP)皮瓣手术
一位外科医生正与同事讨论病例

妙佑医疗国际的外科医生正在努力改善乳腺癌患者的治疗效果。

乳腺癌手术中的创新

相关视频

在 YouTube 上观看妙佑医疗国际乳腺医生讨论乳腺癌手术

妙佑医疗国际的外科医生正在通过开创以下治疗方法来改善乳腺癌手术的效果:

  • 通过采用一些技术减少治疗所需的时间,从而使您能够尽快恢复日常生活,比如进行即时乳房再造,在一次手术中完成乳房切除术和再造,以及采用肿块切除术配合部分乳房加速照射,在 10 天内完成手术和放疗。
  • 通过将控制癌症的最佳技术与最大限度地让乳房外观看起来自然的方法(肿瘤整形术)相结合,例如包括乳房上提术和缩胸手术在内的肿块切除术,提高您对自己外表的信心
  • 通过术前提供非麻醉药物、在手术部位放置长效麻醉剂以及在恢复期间使用按摩和其他整合医学技术来减少您对强效止痛药的需要,从而控制乳房切除术后的疼痛
  • 通过设计有效的化疗和激素治疗方案来降低出现淋巴水肿的风险,这些方案可在手术前使用(新辅助治疗),以减少清扫淋巴结的需要。常规进行前哨淋巴结活检以检测癌症是否已扩散到淋巴结,并确定对手臂淋巴引流至关重要的淋巴结的位置(腋窝淋巴结定位)

妙佑医疗国际的乳腺外科医生是乳腺癌和乳房手术研究领域的领导者。这使患者能够更好地接受最新疗法。

妙佑医疗国际的乳腺外科医生正在研究能够改善癌症控制和减少手术并发症的方法。

Jane Brandhagen:你知道的,这令人震惊。我已经在脑海中挑选假发,想着自己还能活多久。我真的害怕极了。

Dennis Stoda:Jane Brandhagen 面临着八分之一的女性会听到的噩耗:她患有乳腺癌。每年一次的乳腺 X 线摄影显示她长了一个小肿瘤。她想以非常积极的方式进行治疗,并想尽快结束治疗。

Jane Brandhagen:我本来可以做双侧乳房全切除术,然后我就万事大吉了。

Dennis Stoda:妙佑医疗国际的外科专家 Tina Hieken 医生说,乳腺癌患者必须作出的主要决定是在乳房切除术中切除整个乳房,还是进行保乳手术。由于 Jane 的癌症是在早期发现的,Hieken 医生说她适合接受新的治疗方法,这也会将她的整个治疗期缩短至数天。

妙佑医疗国际乳腺/黑色素瘤手术医生 Tina J. Hieken(医学博士):如果患者的淋巴结中没有病变迹象,并且已通过肿块切除术完全切除小肿瘤,则在放好导管后即可离开手术室。这是一项门诊手术。

妙佑医疗国际放射肿瘤科 Sean Park(医学博士,哲学博士):这是一个将近距离治疗导管装置插入肿块切除腔的乳房模型。

Dennis Stoda:所谓的近距离治疗就是在标准体外放射疗法的一小部分时间内,导管在体内提供必要的后续放射治疗。

Park 医生:治疗为期五周,每周一天,每天两次,每次约 6 小时,总共 10 次。

Dennis Stoda:近距离治疗本身并不新鲜,但患者通常需要等待两到四周才能进行第二次手术以植入导管,因为只有等到病理报告显示可以继续治疗时,才能进行第二次手术。所以,Park 医生和 Hieken 医生设计了一种治疗方案,通过施行单次手术消除了等待时间。首先,注入特殊的染色剂以识别任何可能已经扩散到肿瘤部位以外或腋下淋巴结的癌细胞。这样,病理医生就能够在患者仍处于麻醉状态下时,立即对切除的淋巴结和肿瘤周围组织安全边缘进行筛查。弄清楚情况之后,手术继续进行,通过第二个切口插入近距离治疗导管并扩张,填充肿块切除腔。第二天,在模拟过程中制定出患者的放射治疗计划。隔天早上,近距离治疗正式开始,首先使用计算机控制的机器人,在植入的导管内操作一个比一粒米还小的放射性粒子。

Park 医生:放射性粒子将通过电缆进入患者体内,进入导管,并在我们编程的不同位置停留不同的时间,从而形成辐射剂量。

Dennis Stoda:Park 医生说,跟体外放疗不同,近距离治疗可以更精准地将辐射传递到靶区,而不会穿过健康组织。

Park 医生:对于左侧乳腺癌患者来说,这意味着避开乳腺组织、胸壁、肺组织,重要的是心脏组织。

Dennis Stoda:快速的近距离治疗有望鼓励更多女性充分受益于他们推荐的术后放疗,尤其是家离治疗中心较远的女性。

Hieken 医生:若接受标准治疗,患者每天要往返驾驶几百英里,并且要持续三周、四周或六周。实际的放疗完成率可能低至 60% 或 70%。

Dennis Stoda:Jane 说她很高兴有机会参加了一项试点研究,该研究仅用了三个疗程就完成了近距离治疗。

Jane Brandhagen:从周一到周五,总共五天,手术和放疗都在这五天内完成,真是不可思议。

Dennis Stoda:Jane 和参加研究的其他患者将继续完成五年随访,以验证他们的长期健康状况和生存率是否与接受标准放射治疗的患者一样好。妙佑医疗国际新闻网 Dennis Stoda 报道。

专长与排名

乳腺癌外科医生与患者讨论治疗方案

妙佑医疗国际乳腺癌外科医生因其在先进手术技术方面的经验和知识而广受尊重,这些先进的手术技术可改善癌症控制并减少乳腺癌手术的并发症。

全美公认的专业实力

外部组织通过认证、资助和排名等方式对妙佑医疗国际乳腺癌专家表示认可:

  • 妙佑医疗国际综合癌症中心符合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综合癌症中心的严格标准,在癌症预防、诊断和治疗方面的卓越科学成就和多学科方式获得认可。
  • 妙佑医疗国际经美国外科医师学会癌症委员会认证,且多个院区获得美国全国乳腺中心认证项目的认证。
  • 妙佑医疗国际是美国少数几家因乳腺癌研究获得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资助的卓越研究专科项目(SPORE)认可的医疗中心之一。SPORE 研究基金竞争激烈,获胜机构必须展示一流科学家与临床医生之间的高度协作,并且在转化研究项目方面表现出色。
  • 妙佑医疗国际的医生和研究人员参加肿瘤学临床试验联盟等科研合作,向癌症患者提供参与最新临床试验的机会。

妙佑医疗国际明尼苏达州罗切斯特院区、妙佑医疗国际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院区和妙佑医疗国际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斯科茨代尔院区均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癌症治疗“最佳医院”排名中名列前茅。

位置、旅行和住宿

Mayo Clinic 在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和斯克茨戴尔、佛罗里达州的杰克逊威尔,以及明尼苏达州的罗切斯特都有主要院区。Mayo Clinic 健康系统在几个州拥有十几个工作地点。

有关参观 Mayo Clinic 的更多信息,请在下面选择您的位置:

费用与保险

妙佑医疗国际与数百家保险公司合作,是数百万人的网络内医疗服务提供者。

大多数情况下,来妙佑医疗国际就诊不要求医生的转诊证明。部分保险公司有转诊要求,或对某些医疗护理有其他要求。所有约诊均根据医疗需求安排优先顺序。

详细了解在妙佑医疗国际约诊的信息。

请联系您的保险公司,核实承保范围,并在就诊前获得所需要的任何授权。您保险公司的客户服务号码通常印在保险卡背面。

临床试验

探索 Mayo Clinic 的研究 测试新的治疗、干预与检查方法,旨在预防、检测、治疗或控制这种疾病。

July 02, 2022
  1. AskMayoExpert. Breast cancer. Rochester, Minn.: Mayo Foundation for Medical Education and Research; 2017.
  2. AskMayoExpert. Breast reconstruction. Rochester, Minn.: Mayo Foundation for Medical Education and Research; 2017.
  3. Breast cancer. Fort Washington, Pa.: 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 http://www.nccn.org/professionals/physician_gls/f_guidelines.asp. Accessed June 28, 2017.
  4. Townsend CM Jr, et al., eds. Diseases of the breast. Sabiston Textbook of Surgery: The Biological Basis of Modern Surgical Practice. 20th ed. Philadelphia, Pa.: Saunders Elsevier; 2017. https://www.clinicalkey.com. Accessed June 28, 2017.
  5. Kwong A, et al. Mastectomy: Indications, types and concurrent axillary lymph node management. https://www.uptodate.com/contents/search. Accessed July 6, 2017.
  6. Warner KJ. Allscripts EPSi. Mayo Clinic, Rochester, Minn. April 21, 2017.
  7. McDermott AM, et al. Surgeon and breast unit volume-outcome relationships in breast cancer surgery and treatment. Annals of Surgery. 2013;258:808.
  8. Choi M, et al. Breast in a day: Examining single-stage immediate, permanent implant reconstruction in nipple-sparing mastectomy. 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 2016;138:184e.
  9. Richardson G, et al. The Goldilocks mastectom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urgery. 2012;10:522.
  10. Hieken TJ, et al. A novel treatment schedule for rapid completion of surgery and radiation in early-stage breast cancer. Annals of Surgical Oncology. 2016;23:3297.
  11. Anderson BO, et al. Oncoplastic techniques in breast conserving therapy. https://www.uptodate.com/contents/search. Accessed July 6, 2017.
  12. Fahy AS, et al. Paravertebral blocks in patients undergoing mastectomy with or without immediate reconstruction provides improved pain control and decreased postoperative nausea and vomiting. Annals of Surgical Oncology. 2014;21:3284.
  13. Abdelsattar JM, et al. Comparative study of liposomal bupivacaine versus paravertebral block for pain control following mastectomy with immediate tissue expander reconstruction. Annals of Surgical Oncology. 2016;23:465.
  14. Drackley NL, et al. Effect of massage therapy for postsurgical mastectomy recipients. Clinical Journal of Oncology Nursing. 2012;16:121.
  15. Parks RM, et al. Axillary reverse mapping in N0 patients requiring sentinel lymph node biopsy —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and necessity of a randomized study. The Breast. 2017;33:57.
  16. Jakub J, et al. Oncologic safety of prophylactic nipple-sparing mastectomy in a population with BRCA mutations: A multi-institutional study. JAMA Surgery. In press. Accessed Sept. 18, 2017.
  17. Breast SPOREs.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https://trp.cancer.gov/spores/breast.htm. Accessed July 3, 2017.
  18. National Accreditation Program for Breast Centers. American College of Surgeons. https://www.facs.org/quality-programs/napbc. Accessed Aug. 2, 2017.
  19. Effects of anesthesia. American Society of Anesthesiologists. https://www.asahq.org/whensecondscount/patients home/preparing for surgery/effects of anesthesia. Accessed Aug. 1, 2017.
  20. Jakub JW (expert opinion). Mayo Clinic, Rochester, Minnesota. July 31, 2017.
  21. Hieken TJ (expert opinion). Mayo Clinic, Rochester, Minnesota. Aug. 1, 2017.
  22. Searching for cancer centers. American College of Surgeons. https://www.facs.org/search/cancer-programs. Accessed Aug. 2,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