诊断

经常会在常规盆腔检查中偶然发现子宫肌瘤。医生可能会感觉到子宫形状不规则,而这表明存在肌瘤。

如果您有子宫肌瘤的症状,医生可能会让您做以下检查:

  • 超声波检查。如果需要确诊,医生可能会让您做超声波检查。此检查使用声波获取您子宫的影像,以确认诊断并绘制和测量肌瘤。

    医生或技术人员会在您的腹部上方(经腹)移动超声设备(换能器),或将其放入您的阴道内(经阴道),以获取您子宫的影像。

  • 实验室检测。如果您有异常的月经出血,医生可能会让您做其他检查以调查潜在原因。检查项目可能包括用于确定您是否因慢性失血而出现贫血的全血细胞计数 (CBC),以及用于排除出血障碍或甲状腺疾病的其他血液检测。

其他影像学检查

如果传统超声波不能提供足够信息,医生可能会要求进行其他影像学检查,例如:

  • 磁共振成像(MRI)。这种影像学检查可以更详细地显示纤维瘤大小和位置,识别不同类型肿瘤并帮助确定最佳治疗方案。MRI 最常用于子宫较大或接近绝经(围绝经期)的女性。
  • 宫腔造影。宫腔造影也称为盐水灌注声波图,使用无菌盐水(生理盐水)扩大宫腔,帮助试图怀孕或月经量过多的女性更容易获得黏膜下纤维瘤和子宫内膜的图像。
  • 子宫输卵管造影术。子宫输卵管造影术是使用染剂在 X 线图像上突出显示宫腔和输卵管。如果您担心不孕不育症,医生可能会推荐此项检查。这一检查可帮助医生确定您的输卵管是畅通还是堵塞,并且可以显示部分黏膜下纤维瘤。
  • 宫腔镜检查。在这项检查期间,医生会将一个发光的微型可伸缩套管设备(即宫腔镜)经宫颈插入子宫。然后,医生会向子宫内注射生理盐水以扩大宫腔,检查子宫壁和输卵管的开口。

治疗

子宫肌瘤的治疗没有单一的最佳方法,但有许多治疗选择。如果您有症状,请与您的医生讨论缓解症状的方法。

观察等待

许多患有子宫肌瘤的女性没有任何体征或症状,或者只有轻微不适但可以忍受的体征和症状。如果您属于这种情况,观察等待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肌瘤不是癌症,很少影响怀孕。它们通常生长缓慢(或者根本不生长),而且在绝经后生殖激素水平下降时,往往会萎缩。

药物

子宫肌瘤治疗药物可作用于调节月经周期的激素,从而治疗月经量过多和骨盆压力等症状。它们不能消除肌瘤,但可以使其缩小。药物包括:

  • 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GnRH)激动剂。叫做 GnRH 激动剂的药物通过阻断雌激素和黄体酮的产生来治疗肌瘤,使您进入暂时的绝经期状态。结果是月经停止,肌瘤缩小,贫血也经常好转。

    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GnRH)激动剂包括亮丙瑞林(Lupron Depot、Eligard 等)、戈舍瑞林(Zoladex)和曲普瑞林(Trelstar、Triptodur Kit)。

    许多女性在使用 GnRH 激动剂时会出现明显的潮热。GnRH 激动剂的一般使用不超过三到六个月,因为停止用药后症状会复发,且长期使用会导致骨质流失。

    医生可能会给您开一种 GnRH 激动剂,在计划手术前使肌瘤尺寸缩小,或者帮助您过渡到绝经期。

  • 释放孕激素的宫内节育器(IUD)。释放孕激素的 IUD 可以缓解子宫肌瘤引起的大出血。释放孕激素的 IUD 只能缓解症状,不会使肌瘤缩小或消失。宫内节育器也能避孕。
  • 氨甲环酸(Lysteda、Cyklokapron)。服用这种非激素类药物用于缓解月经过多。只有在出血严重时才使用。
  • 其他药物。您的医生可能会建议其他药物。例如,口服避孕药可以帮助控制月经出血,但不会减少子宫肌瘤的大小。

    非甾体抗炎药(NSAID)不是激素类药物,可能会有效缓解与肌瘤有关的疼痛,但不能减少肌瘤引起的出血。如果您有月经量过多和贫血,医生也可能建议您服用维生素和铁。

无创手术

MRI 引导的聚焦超声手术(FUS):

  • 无创疗法治疗子宫肌瘤,可以保留子宫,而且无需开刀,在门诊即可完成。
  • 磁共振成像扫描仪内进行治疗,扫描仪配有高能超声换能器。图像可以给医生提供子宫肌瘤的精确位置。当靶向到子宫肌瘤的位置时,超声换能器将声波(超声波)聚焦至子宫肌瘤,加热并破坏小面积的肌瘤组织。
  • 属于较新型技术,因此研究人员正在更多地了解其长期安全性和疗效。到目前为止,收集到的数据表明 FUS 治疗子宫肌瘤安全有效。

微创手术

有些医疗程序可以在无需外科手术实际切除子宫肌瘤的情况下将其摧毁。其中包括:

  • 子宫动脉栓塞术。将小颗粒(栓塞剂)注射到为子宫供血的动脉中,切断流向纤维瘤的血流,使纤维瘤缩小并死亡。

    这种技术可以有效地缩小纤维瘤,并缓解它们导致的症状。如果影响到向卵巢或其他器官供血,可能会出现并发症。但是,研究表明并发症与外科纤维瘤治疗方式类似,且输血风险显著降低。

  • 射频消融术。在此手术中,通过射频能量破坏子宫肌瘤,并缩小它们的供血血管。这可在腹腔镜下或经子宫颈手术中完成。另一种名为肌瘤冷冻消解的相似程序可以冷冻纤维瘤。

    进行腹腔镜射频消融术(Acessa)时,医生在腹部开两个小切口,插入末端带有摄像头的细小显像设备(腹腔镜)。利用腹腔镜摄像头和腹腔镜超声波工具,医生给需要治疗的纤维瘤定位。

    定位纤维瘤之后,医生会使用专业设备在纤维瘤中部署多个小针头。这些针头可加热纤维瘤组织,将其破坏。被破坏后,纤维瘤的稠度立即发生变化,就像是从高尔夫球那样硬变成棉花糖那样软。在接下来的 3 到 12 个月中,纤维瘤持续收缩,进而改善相关症状。

    由于无需切除子宫组织,因此医生可考虑使用 Lap-RFA 这一侵入性较小的方法替代子宫切除和子宫肌瘤切除术。大多数接受手术的女性在经过 5 到 7 天的恢复期后即可回归正常活动。

    经子宫颈(通过宫颈)执行射频消融术(Sonata)时也使用超声波引导来进行纤维瘤定位。

  • 腹腔镜或机器人子宫肌瘤切除术。在子宫肌瘤切除术中,外科医生会切除纤维瘤,但仍然保留子宫。

    如果纤维瘤数量较少,您和医生可以选择腹腔镜或机器人手术,利用细长的器械通过小切口插入腹部,以从子宫切除纤维瘤。

    较大的纤维瘤可通过在手术囊内打碎成块(分碎术)以从较小的切口中切除,或者将一个切口扩大以切除纤维瘤。

    其中一个仪器连有小摄像头,让医生可以在显示器上观察腹部区域。机器人子宫肌瘤切除术为外科医生提供放大后的子宫三维视图,比起使用某些其他技术具有更高的准确性、灵活性和敏捷性。

  • 宫腔镜子宫肌瘤切除术。如果纤维瘤被遏制在子宫内部(黏膜下),可以选择此手术。外科医生利用通过阴道和宫颈插入子宫的器械,触及并切除纤维瘤。
  • 子宫内膜消融。这种治疗使用插入子宫的专业器械进行,它利用热量、微波能量、热水或电流破坏子宫内膜,这会结束月经或减少月经量。

    通常,子宫内膜消融可有效地停止异常出血。黏膜下纤维瘤可在子宫内膜消融的宫腔镜检查期间切除,但这不会影响子宫内膜外部的纤维瘤。

    做过子宫内膜消融术的妇女不太可能怀孕,但是仍需采取节育措施,防止在输卵管中发生受孕(异位妊娠)。

接受任何不切除子宫的医疗程序之后,都有可能长出新的纤维瘤并引发症状。

传统手术

传统外科类手术选项包括:

  • 腹部子宫肌瘤切除术。如果您有多个纤维瘤、非常大或非常深的纤维瘤,医生可能会通过开腹外科类手术进行切除。

    很多女性认为,子宫切除是唯一的选项,但实际上也可以接受腹部子宫肌瘤切除术。不过,手术后形成的瘢痕会影响生育能力。

  • 子宫切除。这项手术会切除子宫,一直是唯一经证实可治疗子宫肌瘤的永久性解决方法。

    子宫切除会导致彻底失去生育能力。如果您选择将卵巢也切除,这会导致绝经,因而还需要决定是否接受激素替代疗法。大多数患有子宫肌瘤的女性可能会选择不切除卵巢。

子宫肌瘤切除术中的分碎术

分碎术是将子宫肌瘤分解成小块的手术;如果在子宫肌瘤剔除术期间d对既往未经诊断的癌变组织进行了分碎,则有可能增加癌症扩散的风险。有几种方法可以降低风险,例如在手术前评估风险因素,将子宫肌瘤装入袋中进行分碎或扩大切口以避免分碎。

所有的子宫肌瘤剔除术都有切入未确诊癌症的风险,但是,绝经前的年轻女性患未确诊癌症的风险通常比老年女性低。

此外,开放手术并发症比微创手术中子宫肌瘤中未确诊癌症扩散更常见。如果您的医生计划使用分碎术,请在治疗前讨论您的个人风险。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建议,对于通过子宫肌瘤剔除术或子宫切除术切除子宫肌瘤的大多数女性,不要使用电动分碎器来进行组织分碎。特别是,FDA 建议避免对即将绝经或已达绝经期的女性使用电动分碎器。处于绝经期或即将进入绝经期的老年妇女患癌症的风险更高,而不再关心是否保留生育能力的女性还有其他针对肌瘤的治疗方案。

如果您在备孕或可能想要孩子

子宫切除和子宫内膜消融会导致生育能力丧失。此外,如果您希望提高生育能力,那么子宫动脉栓塞术和射频消融术可能不是最佳选择。

如果您希望保留生育能力,请与医生详细讨论这些手术的风险和益处。如果您在积极备孕,那么在决定肌瘤的治疗方案前,建议进行完整的生育能力评估。

如果您需要肌瘤治疗并想保留生育能力,那么子宫肌瘤剔除术通常是首选治疗方法。然而,所有治疗都有风险和益处。请与医生详细讨论。

新发子宫肌瘤的风险

对于子宫切除术外的所有医疗程序,幼苗(医生在手术过程中未发现的微小肿瘤)最终可能会生长,并导致需要治疗的症状。这通常称为复发率。还可能出现新的子宫肌瘤,但不一定需要治疗。

此外,腹腔镜或机器人子宫肌瘤切除术、射频消融术或 磁共振成像(MRI) 引导的聚焦超声手术(FUS)等部分手术可能只能治疗当时存在的部分肌瘤。

临床试验

探索 Mayo Clinic 的研究 测试新的治疗、干预与检查方法,旨在预防、检测、治疗或控制这种疾病。

替代医学

部分网站和消费者健康书籍宣传替代疗法,如特定的饮食建议、磁疗,黑升麻、中草药制剂或顺势疗法。到目前为止,尚无科学证据支持这些疗法的有效性。

准备您的预约

您的第一次约诊可能会是去见初级保健医生或妇科医生。因为就诊时间可能很短,所以最好做好准备。

您可以做什么

  • 列出您的症状。包括您的所有症状,即使您认为它们不相关。
  • 列出您服用的任何药物、草药和维生素补充剂。包括您服药的剂量和频率。
  • 如有可能,让家人或好友陪同。就诊时,医生可能向您提供大量信息,您很难记住每一件事。
  • 随身携带笔记本或电子设备。用来在就诊期间记录重要信息。
  • 准备一份要咨询的问题清单。首先列出最重要的问题,以确保涵盖了这些要点。

对于子宫肌瘤,要咨询的一些基本问题包括:

  • 我身上有多少个纤维瘤?它们有多大?
  • 纤维瘤位于我的子宫内部还是外部?
  • 我需要做哪些检查?
  • 哪些药物可以治疗子宫肌瘤或者我的症状?
  • 使用这些药物预计会有什么副作用?
  • 您会在哪些情况下建议做手术?
  • 在手术之前或之后是否需要用药?
  • 我所患的子宫肌瘤是否会影响我的怀孕能力?
  • 子宫肌瘤治疗是否能够提高我的生育能力?

确保您理解医生告知您的所有内容。您可以随时请求医生复述信息,或就医生的回答进行追问。

医生可能做些什么

医生可能会问的一些问题包括:

  • 这些症状多久出现一次?
  • 您的症状持续多长时间了?
  • 您的症状有多严重?
  • 您的症状是否看似与月经周期有关?
  • 是否有任何因素会令您的症状好转?
  • 是否有任何因素会加重您的症状?
  • 您是否有子宫肌瘤家族史?

在 Mayo Clinic 治疗

Sept. 16, 2021
  1. Ferri FF. Uterine fibroids. In: Ferri's Clinical Advisor 2019. Philadelphia, Pa.: Elsevier; 2019. https://www.clinicalkey.com. Accessed April 24, 2019.
  2. ACOG committee opinion number 770: Uterine morcellation for presumed leiomyomas.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ecologists. https://www.acog.org/Clinical-Guidance-and-Publications/Committee-Opinions/Committee-on-Gynecologic-Practice/Uterine-Morcellation-for-Presumed-Leiomyomas. Accessed April 24, 2019.
  3. Stewart EA, et al. Uterine leiomyomas (fibroids): Epidemiology, clinical features, diagnosis and natural history. https://www.uptodate.com/contents/search. Accessed April 24, 2019.
  4. Farris M, et al. Uterine fibroids: An update on current and emerging medical treatment options. Therapeutics and Clinical Risk Management. 2019;15:157.
  5. Hoffman BL, et al. Pelvic mass. In: Williams Gynecology. 3rd ed. New York, N.Y.: McGraw-Hill Education; 2016. https://accessmedicine.mhmedical.com. Accessed April 24, 2019.
  6. Papadakis MA, et al., eds. Gynecological disorders. In: Current Medical Diagnosis & Treatment 2019. 58th ed. New York, N.Y.: McGraw-Hill Education; 2019. https://accessmedicine.mhmedical.com. Accessed April 24, 2019.
  7. Stewart EA. Overview of treatment of uterine leiomyomas (fibroids). https://www.uptodate.com/contents/search. Accessed April 24, 2019.
  8. Hartmann KE, et al. Management of uterine fibroids. Comparative effectiveness review no. 195. Agency for Healthcare Research and Quality. https://effectivehealthcare.ahrq.gov/topics/uterine-fibroids/research-2017. Accessed April 24, 2019.
  9. De La Cruz MS, et al. Uterine fibroids: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American Family Physician. 2017;95:100.
  10. Smith RP. Uterine leiomyomata (fibroids, myoma). In: Netter's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 3rd ed. Philadelphia, Pa.: Elsevier; 2018. https://www.clinicalkey.com. Accessed April 24, 2019.
  11. Jameson JL, et al., eds. Uterine fibroids. In: Endocrinology: Adult and Pediatric. 7th ed. Philadelphia, Pa.: Saunders Elsevier; 2016. https://www.clinicalkey.com. Accessed April 24, 2019.
  12. Cheung VYT. High-intensity focused ultrasound therapy. Best Practice and Research. Clinical Obstetrics and Gynaecology. 2018;46:74.
  13. Parker WH. Abdominal myomectomy. https://www.uptodate.com/contents/search. Accessed May 1, 2019.
  14. Kellerman RD, et al. Uterine leiomyomas. In: Conn's Current Therapy 2019. Philadelphia, Pa.: Elsevier; 2019. https://www.clinicalkey.com. Accessed April 24, 2019.
  15. Uterine fibroids. American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ecologists. https://www.acog.org/Patients/FAQs/Uterine-Fibroids. Accessed May 2, 2019.
  16. Kaunitz AM. Management of abnormal uterine bleeding. https://www.uptodate.com/contents/search. Accessed May 3, 2019.
  17. Laparoscopic power morcellator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https://www.fda.gov/medical-devices/surgery-devices/laparoscopic-power-morcellators. Accessed May 3, 2019.
  18. Lonnerfors C. Robot-assisted myomectomy. Best Practice and Research: Clinical Obstetrics and Gynaecology. 2018;46:113.
  19. AskMayoExpert. Uterine fibroids. Rochester, Minn.: Mayo Foundation for Medical Education and Research; 2018.
  20. Jarell JF, et al. No. 164-Consensus guidelines for the management of chronic pelvic pain.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aecology Canada. 2018;40:e747.
  21. Warner KJ. Allscripts EPSi. Mayo Clinic, Rochester, Minn. May 2, 2019.
  22. Stewart EA (expert opinion). Mayo Clinic, Rochester, Minn. May 23, 2019.
  23. Stewart EA. Clinical practice. Uterine fibroids.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5;372:1646.
  24. Laughlin-Tommaso SK (expert opinion). Mayo Clinic, Rochester, Minn. May 29, 2019.
  25. Laughlin-Tommaso SK. Alternatives to hysterectomy: Management of uterine fibroids.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 Clinics of North America. 2016;43: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