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征性非典型

在妙佑医疗国际阿利克斯医学院,学生们在课堂外表现出色

来自妙佑医疗国际员工

在目睹了印度的极度贫困之后,妙佑医疗国际阿利克斯医学院的学生 John Schupbach 创办了一个非营利组织 Squalor to Scholar,帮助学生上学并获得必要的医疗服务。他本人、Theresa Cheng 和 Kayla Nixon 博士分别代表了妙佑医疗国际阿利克斯医学校的三个核心行动准则。

暂时忘记妙佑医学院是全国筛选最严格的项目之一,其录取率约为所有申请者的 1%。而是从参与项目的学生的角度来看待它。

Theresa Cheng 看到法律与健康在意想不到的地方产生了交叉点(秘鲁、海地、印度和中国的贫困地区),她决定,要想在全球范围内影响医疗保健,自己需要双学位。John Schupbach 看到了一次攻读名牌商业学位并且能够进一步完成帮助印度贫困儿童的使命的机会。Kayla Nixon(医学博士)发现了一个机会,这个机会可以将自己对艺术的狂热鉴赏与曲折的教育经历相融合,即使飓风也无法阻碍他抓住这次机会。

这所学校的学生和校友中不乏领导人、思想家和成功者,Theresa、John 和 Nixon 医生只代表其中的三个故事。他们共同体现了学校核心原则的理想,即引领和转变医学实践,为患者提供治疗,并修复残破的医疗保健系统。

LEAD:Theresa Cheng

“我想与我的患者建立联系,同时也想帮助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边缘化人群。我希望将我所学法律和医学知识结合起来,帮助制定卫生保健政策,转变医疗保健现状,为所有人提供更好的医疗健康服务。”——Theresa Cheng(法学博士及医学博士候选人)

在哈佛大学获得认知神经科学学士学位后,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 Theresa Cheng 放弃了波士顿的舒适生活,来到了秘鲁利马的一个贫困地区。作为健康伙伴组织的一名志愿者,Theresa 为人们提供健康护理,并制定预防和治疗结核病和艾滋病的国家政策。

在为那些因极端贫困而举步维艰的人工作时,Theresa 领悟到:要想帮助世界各地的人们,她必须攻读医学和法律两个学位。这段经历帮助她认识到:医学与人权交织在一起;医生为了提供尽可能好的医疗服务,必须了解每种文化中发挥作用的经济、政治和社会动态。

不久之后,Theresa 有了一个计划。她进入妙佑医学院学习必要的医学知识。在培训过程中,她同时获得了法律学位。

“妙佑医学院非常支持学生们在医学领域找到自己的位置,定义自己的声音。”Theresa 说道。选修课是该学校课程的一大特色。学生们在选修课中有机会将自己的热情和感兴趣的领域应用到医学上。Theresa 在学习选修课时去了世界各地。“我去了海地、南非、印度和中国,更好地了解了他们的医疗服务提供体系,以及这些国家如何定义医疗卫生。尽管卫生是一项基本人权,但获得优质医疗服务的机会差别很大,甚至在美国境内也是如此。我亲眼目睹了医疗卫生不公正如何与更广泛的公民权利和人权侵犯相关联。我们患者的福祉从检查室延伸到了政策和法律领域。”

2014 年,Theresa 获得了国际法专业的法学学位。她倡导妇女权利的热情和经验为她赢得了泰国参议院妇女事务、青年和弱势群体委员会的一席之地,她在那里就艾滋病毒检测呈阳性的妇女被迫堕胎和绝育的情况发言。在泰国,她帮助泰国护士举办了临床培训讲习班,以消除围绕艾滋病毒传播的传说,并向 200 多名现从业人员介绍了患者自主和选择的理念。

“正如我们在世界上许多国家看到的那样,缺乏渠道、无法使用循证式的最新医学助长了无知行为和更多的侵犯人权,”她说道“这个机会让我能实地采访这些弱势群体,这样我就可以更全面地了解他们所面临的困难,以及如何才能最恰当、最谨慎地提供帮助。”

尽管 Theresa 目前仍在医学院学习,但她已经是联合国开发项目署的一名国际顾问。在那里,她帮助起草给东南亚其他国家政府的建议,以加强对艾滋病毒妇女携带者的人权保护。

“并不是所有的流浪者都会迷失,” Theresa 在谈到她在法律和医学领域寻找快乐的旅程时说道。“我的道路是一段充满激情的曲折历程,每一步都融入了下一步。这些历程让我越来越意识到医疗保健的不平等,以及我如何能帮助实现医疗平等。”

转变:John Schupbach

“过去四年在印度的工作激励我树立了目标:帮助 10 多亿人延长寿命,更加健康。”— John Schupbach(医学博士兼工商管理硕士候选人)

John Schupbach 一直想成为一名医生。

在攻读机械工程本科学位时,他精心设计,让自己的所学可以适用于医学领域。然而,2010 年申请医学院时,John 却接连名落孙山;对于医学院而言,他还没有完全准备就绪。

John 没有灰心,他来到印度新德里郊外的法里达巴德贫民窟,成了贫困医院和社区的志愿者。

“我目睹了医疗服务的不堪重负和资源匮乏。”John 说道。“不仅如此,我还见到过只凭 2 名外科医生,就在 1 天内接连进行了 220 例人挨人的腹腔镜输卵管结扎术。”与此同时,John 说,他遇到的那些人使他从根本上改变了对生命、苦难、希望和人性的看法。

“我最难忘的一次经历是,一个年轻女孩和她的父亲出现在我寄宿家庭附近的贫民窟里,他们跋涉 600 英里(960 公里)找到我和我的同事,只是凭借一丝希望,要为被肿瘤吞噬了半边脸的女孩寻求医治。”

这比其他任何时刻都更加坚定了 John 通过医学帮助他人的决心。但印度的贫困儿童激励 John 超越了他最初的目标。他想帮助那些极度聪明、渴望学习、却连一天学都上不了的儿童。于是,John 成立了一个叫做“从贫民窟到学者”(Squalor to Scholar)的非营利组织。

Squalor to Scholar 与当地领导、医生、学校管理人员、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合作,为数百名儿童提供高质量的私人教育和保健服务。

随着 Squalor to Scholar 的成功和对医学力量的再度确认,John 决定重新申请医学院。他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重新撰写和完善自己的医学院申请,最终被妙佑医疗国际医学院录取。

John 说:“我选择就读妙佑医疗国际医学院,是因为它着重强调每一位患者,致力于创新,并且在妙佑医疗国际的体验真的是无与伦比。”

John 意识到医学只是他致力于改变世界所需的工具之一,于是他申请哈佛商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课程并被录取。

John 将于 2017 年回到妙佑医疗国际医学院,完成第三年和第四年的学习。

当他从妙佑医疗国际医学院毕业时,John 将得到自己需要的工具和经验,获得改变世界所需要的能力。

John 认为,他会有机会帮助“数以亿计从未获得过优质医疗服务的患者,教会他们理解、引导和参与自己的护理”;而这也就是他的使命。

治愈:Kayla Nixon,医学博士

“如画布上交织的颜色一样,我认为真正的医学艺术与整个人的同情关怀、高超的技术和持之以恒的的学术精神密不可分。”医学博士 Kayla Nixon 如是说。

Kayla Nixon 很小的时候,她目睹了哥哥身患狼疮。他进进出出医院好多年。她的医生父亲和母亲最后在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市的妙佑医疗国际找到了合适的治疗方法。

“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我想成为一名医生,”Nixon 医生说。“我很早就接受了一位业内人士的医学观点。我知道我想帮助别人,这样他们就不用像我哥哥那样与病魔作斗争了。”

Nixon 医生在新奥尔良的路易斯安那州泽维尔大学开始求学。

但是,在她刚上大一两周后,卡特里娜飓风袭击了墨西哥湾沿岸,淹没了该市 80% 的地区。当洪水还未退去,她的校园和该市就像一个战区,被水淹没了 2 米深,Nixon 医生和住在当地的 11 名家庭成员回到了她的家乡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市。在这学期的其余时间,她就读于北佛罗里达大学。历经五个月的紧张清理和重建,泽维尔大学重新开学,Nixon 医生和近 80% 的同学重返校园。

“卡特里娜飓风灾难后毁灭了那些已经被剥夺权利并需要基本服务的人们,”Nixon 医生说。“我亲眼目睹的悬殊让我想做更多、付出更多。”

她利用业余时间在社区服务中心做志愿服务,帮助当地居民。

Nixon 医生从泽维尔大学毕业后,在纽约普拉特学院攻读艺术与设计史硕士学位,追求她对艺术的热情。

“我是一名艺术家,利用艺术使医疗保健体验人性化的这种机会一直吸引着我,”Nixon 医生说。“艺术可以提醒人们他们不仅仅是患者;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艺术也可以提升整个人,带来舒适、放松和快乐。”

妙佑医学院吸引了 Nixon 医生,因为她熟悉杰克逊维尔的校园,妙佑的核心价值观也与她自己的信仰相契合。“我想去最好的地方,尽力成为最好的医生。在我考虑过的所有其他学校中,该课程脱颖而出,尤其是各区块间以学生为导向的学习体验。”Nixon 医生解释说,她于 2015 年从医学院毕业,目前正处于在妙佑医疗国际妇产科实习的第一年。

在妙佑,医学中的人性是重中之重。这使 Nixon 医生得以将艺术中的研究因素和她的临床实务与生活融为一体,而不是试图将它们彼此割裂,从而在住院医培训项目的繁重要求中取得平衡。她说,她对艺术的热爱教会了她从别人的角度看问题,无论是同情他人的痛苦还是在别人快乐的时候感到欢欣鼓舞。这种观点让她对自己的医生工作有了深刻的见解。

“我想治愈我的患者,但我相信治愈不仅仅是不生病或没有身体疾病。它是关于整体的,解决造就了‘我们’的心理、精神、社会和身体方面的问题。”

妙佑医疗国际医学院的学生共同改变了世界。请现在捐赠一份礼物来支持他们的努力。